“THOUGHT LEADERSHIP | CRTKL洞見” 

分享CallisonRTKL作為行業引領者,

對于城市、建筑、產業、生活方式等不同維度

進行的深度思考、趨勢探索和前瞻性研究。

clis.jpg


1


UED:建筑師作為一個非常古老的職業,一直在經歷著科技以及社會飛速發展所帶來的影響。這其中最充滿機遇的“變”是什么?最不該變的是什么?


湯青:沒有什么變化是該或者不該的,因為變化通常會自然而然地發生,無法阻止,這是歷史進程中一個自然的過程。如果讓我選出一個最不該變的,那我不希望是由于經濟負增長的影響而導致建筑市場出現改變


對于充滿機遇的變化,我認為在眾多變化里,使用方式、使用場景的變化以及新興人類的出現所帶來的人本身需求的變化,都可以說是一個挑戰,同時也是機遇,所有的挑戰都暗藏著機遇。這些變化促使建筑師對建筑與設計進行重新思考,從而產生全新的建筑設計方式。所有的建筑都是為人服務的,需要滿足人在物質與精神方面的需求。人的物質需求、精神需求、使用方式和習慣都在變化,如果建筑師能夠很好地做到緊跟需求的變化,精于研究,這將是一個很大的機遇。


640.webp.jpg

◤CRTKL青團隊作品—北京臺湖產業園


徐衛國:科學和技術在變,而建筑在科學技術條件下也會發生革命性的、非一般性的變化。 


從職業前景來看,在科學技術的發展下,建筑師的工作內容很有可能會完全改變,或者說建筑師甚至會被逐漸替代。比如像鐵匠,這個詞現在僅僅只代表一個名詞,而現實中已經沒有真實的鐵匠了。雖然鐵匠在工業革命之前的幾百年歷史階段中擔任主角 , 但鍛造技術的成熟以及機械的發展,促使鍛鐵工程師替代了鐵匠。 


建筑師的命運和鐵匠的命運是一樣的,因為建筑師所從事的設計工作,在一定程度上也會被替代,比如被自動設計替代,小庫就是一個例子。之前有房地產開發商需要建筑師進行強排工作,現在小庫就可以完成這份工作。盡管它仍存在很多問題,但通過不斷的改進和優化,它將能夠替代建筑師。 


更進一步來說,建筑行業在未來會更大程度地依賴人工智能產生智能設計、自動化設計,但這需要以下幾個條件的成熟。第一是智能算法,人類建筑師在做設計時需要大腦產生創意,這是人類智能,智能算法指的就是把人類智能提取出來變成算法;第二是要有大量的樣本,要進行大量的調研,把大量優秀建筑師的暗箱設計過程資料盡可能多地集聚起來;第三是計算速度,自動生成設計需要解決計算速度以及計算量的問題,目前的計算機是不大可能達到這個要求的。事實上,量子計算機已被發明,但是它該如何介入到我們的生活以及各行各業中仍是個問題, 不過我相信這在五年、十年之內就會實現。如果具備了這三者,自動設計便非常可能會實現,建筑師就會逐漸被軟件替代,再經過進一步的發展,建筑師會被完全替代。到那時,建筑師將從事與現在截然不同的工作,需要轉變為另外一個角色,也許會被稱為“數字工匠”,一方面需要具備工匠精神,另一方面還需要掌握數字技術。事實上 , 數字計算并不會導致建筑師的消失,而是促使建筑師轉變工作內容。我認為,這些轉變在不遠的未來就會發生。 


在建筑師仍然存在的情況下 , 建筑師的基本內核是不會變的。建筑師作為房屋的構作者,需要具備一些基本的能力,比如造型能力,對于空間、材料、光線、結構、環境等方面的把控能力,對于這些建筑師的基本技能和設計方法的培養是不變的。 


但是隨著工具的變化,以及將來行業方法的變化,這些不變的基本技術,在建筑師將面臨角色改變的前提下又會發生變化,這種變化可能要求在現有的基礎上對知識進行擴充,來適應、滿足新崗位和新職業的要求。因此,變與不變是有一定的時間性的,同時也是相對的。


640.webp (1).jpg

◤徐衛國作品—世界最大規模的混凝土3D打印步行橋


2


UED:那么建筑師會被機器人或者人工智能所取代嗎?


湯青首先,我覺得建筑師不能被取代。建筑師的工作可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技術含量,比如一些需要大量計算的工作,機器人可以替代人來完成,但實際上機器人并不是取代了建筑師,而是成為工具,幫助建筑師從繁重的重復性勞動中解放出來。但是建筑師設計項目的時候還有一個非常核心的部分,就是建筑藝術。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現在中國人有一個自嘲的說法,就是說我們很容易就可以普及教育,消滅“文盲”,但是“美學盲”是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難以克服的,很多受過高等教育、非常有知識的人的藝術修養和對美的感知能力依然非常有限。建筑師是需要懂得何為美的。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曾說過,建筑設計是高于任何利益之上的事情,是造型的事情,離不開對建筑美的理解。每個項目都有其特殊的地方,項目的條件不同,需要扮演的角色不同,使人們賦予它的審美和精神也是不同的。比如光影、比例、材料的運用,都需要建筑師用他們感知美的心去理解、去創作,我認為這一部分是機器人無法取代的。


建筑師會不會完全被取代,這還取決于開發商以及社會的未來需求。如果社會將來不追求人文、人性的美,追求的只是批量生產的產品化,那么建筑師肯定會受到沖擊。但是只要仍然有部分開發商和需求者追求如鐵匠手工鐵藝的那份審美,建筑師就不會被取代的。我認為人類對人文、人性的美的需求會越來越迫切。


640.webp (2).jpg

◤CRTKL湯青團隊作品—贛州之門


徐衛國不難看出建筑師的審美問題是一個熱點問題。建筑師的個性或人文素質,對其設計具有很大程度的影響, 會在產品制造過程中留下烙印。所以,這部分是否有可能被機器人替代,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對于這一話題也開展了很多討論。 


我個人認為,機器是可以替代人的。剛才湯青老師說的沒有錯,在一定的時間內、一定的條件下是不可被取代的,但是主動的人工智能或者更激進的人工智能是有可能取代建筑師的審美的。人的思維是可以被復制的,雖然現在只是科幻,但是科學研究表明,人做出的藝術決定是基于人的素質與素養。素養指的是接受信息,也就是六感,通過視覺、嗅覺、觸覺、聽覺等渠道去吸收外界的影響,從而獲取信息。獲取的信息一方面會通過中樞大腦的活動在精神網絡中進行傳遞,另一方面在傳遞過程中,會產生認知心理以及心理活動。最后,大腦思考過后會做出決策,得出結論,而結論繼而會通過人的行為活動表現出來。 


所以,設計結果也是通過這么一個過程產生的。對于人體活動的這一過程大眾可能比較陌生,但通過多學科的合作,現已被逐漸解密。而剛才我說的創意智能就是在揭發、截取、發現人或者具體到建筑師是如何思考、如何產生素養的。這其中涉及到大腦科學、神經科學、認知心理學、傳感、決策系統、人類行為學、行為心理等,通過多方面學科的合作得以揭示人的活動規律,最終形成創意智能。一旦科技發展到這個程度的時候,建筑師的心理活動和素養完全可以通過編寫代碼來實現。


湯青聽起來完全是人類終結者。


徐衛國:有這個意思,這其中還涉及到哲學、宗教的問題。人的意識系統和人體是可以分離的,人在軀體消亡之前,可以把意識系統進行復制,當人體消失時,把意識系統換到另一個人體,或者一個機器人體內,由于意識系統仍然存在,人仍然會覺得自己還活著。對于佛教的輪回已經討論了幾百年,而事實上人工智能可以進一步使得輪回這一循環變成可能。


640.webp (3).jpg

◤徐衛國作品—迷宮花園-機器臂自動砌筑


3


UED:關于教學與實踐的關系,徐老師是處于教學和實踐復合的狀態, 而湯青老師是一直奮戰在一線的建筑師,更重在實踐。那么兩位老師對于對方所在的領域有 沒有什么期待或者可以更進一步探討的方向? 


湯青我認為教學與實踐兩者間沒有一個清晰的界限,徐老師雖然一直在清華大學任教,但也有很多實踐工作。像我雖然奮斗在一線,職業不是教書,但是在與團隊以及建筑師的交流中,需要分享自己的理念,和教學也有相似之處。


徐衛國對,因為建筑行業的特點之一就是理論與實踐的結合,兩者是相輔相成的,所以界限不是很明顯。從兩個角度來看待這個職業的話,在學校可能更側重于設計理論和設計方法以及對建筑基本問題的思考;在實踐中,設計公司會更看重設計如何與市場結合,或者從宏觀到微觀層面如何滿足人的需求,如何讓甲方滿意,但實際上兩者間存在很多重疊的方面。 


從我的角度來說,因為學校里有研究的成果,或者最新技術的研發,所以很希望在實踐工程中能夠進行試驗,并逐漸把新技術推向整個行業。這種新鮮的血液的注入,能夠推動整個行業更健康、更高效的發展,這也是出于學校的角度對于對方行業的期待。


湯青: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說,那我們對學校的期待就是希望他們能夠有更多的小眾研究,使一些科技成果能夠得到與實踐更多的互動和交流,從而達到領域的相互促進。


640.webp (4).jpg

◤CRTKL湯青團隊作品—廣州太陽新天地購物中心改造


4


UED:如何看待畢業生不愿意去做實踐類的建筑設計而更愿意從事甲方的工作這一現象,這樣的狀態是否健康?如果出現了問題,那么問題出現在了什么地方?


徐衛國我覺得這是一個征兆,說明建筑行業正在衰退。建筑師做設計是為了建造,而現在建造的方法、工具正在向數字建造和智能建造方向發展。這一變化是由建造勞動力的短缺引起的,中國人口紅利時期已經結束,但是中國仍有大量的房屋需要建造,在沒有足夠人力的情況下,便需要機器替代人工,即自動化建造,這便對行業提出了新要求。自動化建造與智能設備的投入,將導致建筑師逐漸退出歷史舞臺,或進行角色的轉變,這也使得建筑師行業充滿了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會成為一種潛移默化的信號,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影響到家長、資本等各方面。這其中最明顯的就是資本的變化,資本具有很強的方向性和目的性,如今資本沒有直接投入到建筑行業,而是投向了人工智能以及計算機軟件,因此從事人工智能研究的工資高,便會成為學生就業的風向標。這其中根本的原因是技術和科學的發展導致行業的未來在發生變化,建筑行業成為衰敗、走下坡路的行業,學生也因此逐漸遠離建筑師行業,改做其他職業。


湯青:這種現象確實很普遍,我也沒有找到一個合理的答案,但我并不甘心相信徐老師的解釋,就像AlphaGo 能夠戰勝圍棋大師,將來即便人工智能能夠替代建筑師的一部分來做設計,它是否需要建筑師來管理呢?建筑師又能否將人工智能作為工具來進行設計?是不是也可以這么理解,我們還是建筑師,只不過擁有了人工智能這個更高級的一個工具,來輔助建設活動。


640.webp (5).jpg
640.webp (6).jpg

◤CRTKL湯青團隊作品—鄭州雙鶴湖


徐衛國:實際上就是這樣的,現在也有很多建筑師都很敏感地發現了這一點,并在做這方面的研發。





評論


請 [登錄] 后評論

資 訊 概 況
  • 手機掃碼分享
   |   滬ICP備09047808號-12   |     滬公網安備 31011002000571號   |     工商亮照
167棋牌官网下载